好吃佬

提起打年货,武汉伢一定绕不开这条街

1回复 阅读 4118



“现在人越来越少了,一年不如一年咯。”

本来想去汉正街囤囤年货,感受一下过年的氛围。逛了一圈之后,听到老板们集体的抱怨。

交通、电商、往汉口北的搬迁等原因,这里似乎在逐渐走向没落中。有人说楼高了,路宽了,人气少了。




但是,当我走进去,之前的种种猜测似乎都太过于绝对。红的灯笼斑斓的糖果,各样的炒货,熙攘的人群,从路口往里面看,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长辈们喜欢这里,因为相对便宜的物价,因为过节浓厚的氛围,也因为坚持几十年的习惯。老板们坚守在这里,因为还能糊口的凑合,因为几十年邻里街坊的人情,也因为无处可去的无奈

不管外界是说这里在没落,说这里没抓住时机,还是说这里有希望。我一如既往喜欢这里,喜欢这里的人,喜欢这里的物,喜欢这里不可替代的年味




腊八刚过,冷空气闻之而来。阴沉的天气,拂不去的寒冷,夹着细刀般的风吹在来往行人的脸上。春联灯笼的红色映在人的脸上,喜气洋洋的。

等一个假期,或者偶然路过时,进去看看。置办点年货,添点新衣,这才是过年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


-
不就是图个喜庆吗
红红火火才叫过年




汉正街,因为区域的扩张,范围逐渐扩大,名字也被泛化为包含几十个街巷的区域。如果是第一次去,逛上一天不成问题。

从6号线汉正街地铁站下,周边批发服饰的商城居多。但是如果是置办年货,主要还是要去往集家嘴,大夹街附近。



琳琅满目的灯笼春联,大写的福字......,年味早就浓郁得化不开了。过年了,总得置办些什么。

年年过春节,岁岁办年货为了迎接一年中Z盛大的节日,人们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忙前忙后。传递着喜悦与脉脉温情,诉说着许久未见的牵肠挂肚。




虽说现在大多数年轻人已经没有阳历阴历的概念,但是这些已经刻在我们骨子里的符号,一看见,就提醒着我们要过年了。
“咯,免费的广告来了”看着拿着相机的我们,卖春联的大哥打趣着。汉正街这一条街上,都是卖这类年货的店铺。





街上年货都搭着卖的店多,专门卖春联的倒是少。“以前人几多咯,根本走不动,人挤人。”我们随口问了一句,老板就停不下来。像是抱怨,但又像是无奈。说给我们这些不经常去那里的人听,也是想说给自己听。



虽说生意不如往年景气,但老板是个随和宽心的人。一杯茶,就可以在躺椅上躺一整天。来客人了便招呼两声,没人时就和旁边家店的老板系系家常。




假花是这些红色背景中,唯一一处清新淡雅的存在。老板娘非常热情,和她对上了一个眼神,她就打起招呼。还不忘踮着脚,看着相机里刚在她摊前拍摄的图片,很是朴实可爱。




随意走进一家店内,火热的氛围迅速升温,谁说年味越来越淡的。在这里,没有这回事。

“卖得Z好的就是挂件儿,随便一挂,年味就出来了。”老板娘一边招呼客人,一边与我们说着。每串大概几块钱,Z贵的没超过12元,比外面的都便宜。





随手拿起一副春联,5块钱一副。还有各种过年常见物件,随手逛逛,还挺有趣。火红的灯笼在头顶转圈,一位大爷拿了一个走。“这又会发光又会转圈,就是图它个热闹。”


满目的果干糖果

武汉的年是甜味的

沿着街边直走,分叉路口里藏着的,就是各种糖果果干和卤料的世界。


这条街并不长,不过百米。在以前,这条街承包了大部分人打年货的需求。种类丰富,只要进来,就没有空着手回去的。




坚果、瓜子、果干,这些饭后闲聊时Z好的搭配,穿插在每个人说话的间隙。一人手里捧一把瓜子,家长里短,柴米油盐的繁琐,在话语之间消散。

年货都被整齐的摆放在格子里面,一排一排看过去,还挺赏心悦目。各种年货的香味混合,Z终凝成一股奇特的醇香,在空气中流转。



“这种50,你要的话48。”见我们看着开心果,老板就搭着话。开心果的种类挺多,有原味、椒盐等,不同种类不同价格。
价格比外面的都要便宜一点,我们一个一个的问着,老板也不厌其烦的解答。“现在人不多咯,大家都不来了,你们要帮我们多宣传宣传啊。”


这里的商品,脱去华贵的外衣,没有过度包装。每个都可以试吃,是看得见的摸得着的实在。




Z刺激的就是这些桂皮、八角、花椒厚重的气味,他们是配角,又缺一不可。一碗大菜完成的前前后后,少不了它们的身影。




干货们脱去水分,也变了模样。如果不仔细看,还是有点难以辨认。他们不是非买不可的存在,不过倒是可以顺便的称点回去。




糖果们可是孩子们大战的战场,眼花缭乱的包装,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童年世界。




糖果的口味还是比较传统,大部分是些符合老年人喜好的。打开一颗,放在嘴里,甜味瞬间荡漾,绽放在心头。

这里的商铺至少都有着二十年的历史,他们年复一年看着城市的飞速发展。虽然不知道未来情况会不会扭转,不知道会坚持到哪一天,但依然是在坚守着。


-

抹不掉的记忆
散不去的年味


我们去的那天天气不算太好,太阳躲在云层里,水汽很重,甚至感觉似有似无的雨点打在脸上。看着街边上红彤彤的年货,喇叭里的流行歌曲不停歇的唱着,香喷喷的烤红薯味把魂都给勾没了。



记得小时候,只要是去打年货了,就意味着有新衣服穿了,在答应带我去之前,一直会欢欢喜喜的父母面前跳着,等他们点头。

虽说生意不如以前不景气了,但是来打年货的人也有。她们大包小包的提着,我对着逐渐远行的背影,望得出神。


腊月风和,意已春。曾经这里是一副怎样的景象,我不曾见过。但是根据老板的言辞,依稀可以看见当时的繁华盛况。


“从前进货都是十几二十万的进,现在就是一箱两箱,不敢进多。”


“从前这里的门店挤破头要,现在都不要了。”在一旁喝水的大哥,一边指着关门的店子,一边大声的说着。话匣子一打开,老板们都收不住了。



这些或吐槽、或无奈的话语倾吐着人间百态。经历了疫情,网购的冲击等等因素,整条街的生意都没往年好了。




在这里逛完街,买完货,我又汇入人流之中,继续行进。但心态上似乎发生了一点微小的变化,彷佛完成了从“游玩”到“寻访”的微妙转变。

这里过往也是一条条曲曲折折的路,也曾经历无数风霜摧敝,人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趟出了如今的大道,从不曾遗忘。



/ / /




一直觉得春节是Z温暖的节日。

在外奔波一年的人们呐,都要归家。见到许久未见的人,诉说互不知晓的事。灯多亮一会也无妨,因为知道那个人总会回来的。



嘴上说的年味越来越淡了,但手上没有停下来,有些味道还是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尝到。

集市上的春联灯笼等是年味的铺陈,贩卖的各种零嘴,小食等将好心情点亮,对于春节的记忆,往往就浓缩在这些Z日常的物品里。




江汉交汇的荒野之凼,成为人人称道的大汉口。现如今,有人在唱衰,有依旧喝彩。林立的高楼裹挟着往事,错落的低层平房蕴藏着烟火。


  详 细 信 息 



汉 正 街



?

如果你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


  今日话题  


今年准备逛一下汉正街吗?



编辑:复关

摄影:娇娇



识别下方二维码,好吃妹在线等你撩


标签

展开全文
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
江城热点及时推送 阅读体验更流畅

值得推荐

青年饰家客服 家居认证商家客服

在汉正街住了12年的我,一搬家,地铁就建好了

首页 版块

和武汉妹子交朋友

了解武汉的窗口

在武汉结婚  买房  装修  旅游  购物

用得意生活app有优惠

立即下载